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 > 浮渡 >

【招人】古恋:生如蜉蝣朝生暮死。

发布时间:2019-06-24 13:1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楼主持盈,高中党。对一些cp超级意难平,所以开了这个贴,希望能给这些Cp一个好结局。(简称红娘贴)。然后支线的签子和主线的考核,楼主七月十号左右回来解和审。所以投主线的最好快一点,明天中午之前投持盈是可以看到的。

  可以自由选择主要助攻哪一线,但并不是只能助攻那一对。如果你认为自己的指数达标了,也可以去助攻别的cp。毕竟三线相生相伴,如果陛下没有了天师或者小郡主,那整个结局是不完美的。

  都可以考,但这个贴的主线事挺多的。因为有剧情走。主线也可以参与助攻,双倍奖励。可以助攻自己,秀一波恩爱。

  分主线剧情和支线剧情,哥哥谋反等剧情为命定主线。还有一些支线,比如女帝可以被人下毒呀,丞相可以被人暗算呀bala……反正主线必定顺着走,除非两个人把破碎度清零(摊手)。很容易的,你可以跟女帝约个戏,聊聊天,说不定掉一堆破碎度。不过也说不定增加哟。谨慎。

  三个小姑娘一起谋反,最终一个小姑娘踢走哥哥当皇帝的权谋故事。(女帝视角)

  他怕极了玉阶,大殿前的玉阶。上面仿佛有鲜血,其他亲人的。那血顺着纹路扭曲,形成了皇妹龙袍上精美的刺绣。

  也是如今这样精致的朝服,给他父皇做的。却被小丫头划破了,绣娘气得拿鞭子抽她。

  成员完成阻止哥哥谋反剧情(主线剧情,二星期时出现)or在谋反剧情前两人将感情破碎程度清零。

  主助攻此线成员一星期后感情破碎程度平均值超过70%。达成失败剧情:哥哥谋反成功,妹妹被斩首。

  她生来就是个不信命的人。先帝不信道法,便改朝换代好了。众臣不服天师,当丞相就好了。

  血洇湿了她的紫裙,她脸上静然。待在观望台上,她看见她的师妹剑法如虹,伤了数人性命。

  主助攻此线成员一星期后感情破碎程度平均值超过60%。达成失败剧情:天师自刎,丞相出家。

  她穿上郡主的华衣时,光芒万丈。几乎让他忘记了她曾是自己的徒弟,忘了她曾穿着麻衣放歌牧羊。

  主助攻此线成员一星期后感情破碎程度平均值超过50%。达成失败剧情:小徒弟被杀,师傅出家。

  薄暮散,微风拂帘绕衣袂,残阳似血落余辉,映过竹影斑驳,却并不苍翠,纤指修长勾勒琴弦,阖眸抚琴曲悠扬,叹朱弦,忆前尘,兀惘然。

  浮世万千,吾念有三,日月卿。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尔。于他言,她是暖是阳是单纯可爱的弟子,亦是他敬仰谨之的教主。孤城荒凉,却若苍天怜他,复予微光来。言误,误了这深情缠。她不是微光,是烛火。他呢?是蛾...饮鸩止渴,若飞蛾之扑火,灼损了翅。凋零的叶枯死的情。

  “吾自是不怨你,我又哪儿敢恨了郡主去呢?郡主大可将我也一并杀了,也免落于此碍了你的眼。”

  他一笑叹惋,眸底却是染了三分苦涩,不,是自嘲,讽这一世仍对帝王尊位心存执念,仅不甘,这不甘却是化作割入骨底最痛的伤。

  是此为命运作弄,予他希冀,复又狠地熄灭,然是刻却再次予他微光,若涸辙之鲋濒死遇甘霖,竟可笑至此。“谢谢。” 凝眸视她,然千般言,万种语,亦皆化作二字酬谢。

  沐浴罢,入厅中,膳已备。他执筷夹菜入她碗,轻笑语道,“吾之皎皎最是贤惠。” 饭食并非何等的山珍海味,止这一汤一羹几碟小菜却最是贴心体己。“是吾爱者。”

  她出生低贱,但却无拘无束,自由自在,没有什么是她不敢做的,她顽皮又任性,不像别的公主,不知天高地厚。她有野心,她想要登上那最高的位置,即便她是个女子。因为被娇生惯养的缘故,她认为只要是她想要的,都应该是她的,包括天下,包括皇位,包括她的皇兄。

  幼时划破朝服的画面她始终无法忘却,那时的她觉得羡慕又嫉妒,终有一日,那朝服应当穿在她的身上。即便被绣娘打的皮开肉绽,她也不觉得后悔。

  她对皇兄的感情她也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的,她只知道,那个天下第一大谋士理应是她的,她要让他只属于她一个人,不让人再看他一眼,不管用什么手段,她都必须得到他。

  耳边是他侮辱将军府的话语,眉头一皱,让那小厮先下车避一避。若不是自己今日上街没有带个防身的武器又怎么会落到这个空手接长鞭的地步。顶着她甩鞭的手预判着鞭子打来的方向去躲开。自己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面对她的鞭子竟被束缚住了手脚。一个不小心分了神竟被打到了左臂,火辣辣的疼痛让自己无法忽视又不得不忽视,若是因为这个小伤乱了神那接下来可有自己受的了。

  “也难怪寻常百姓听到你的名号都是露出那样的神色,果真是个不知仁与爱为何物的黄毛丫头。”

  额头稍稍渗出细汗,刚被打中的地方传来的痛感告诉自己大约也是破了皮,这小郡主的鞭子打的确实是疼。但是这闹剧也该结束了。找着她鞭法的空隙突然跳到她的车上,这样的距离自己无法躲过她的鞭子,背上再受一鞭,但也趁她发愣的一瞬间抓住了她握鞭的手,稍稍一用力便紧紧的控制住了。

  “小郡主怕是没有调查清楚我吧,对于我你还是一无所知。即使知道那也不过是皮毛。”

  轻轻凑到她的耳边,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自己的力气和她相比大的多,所以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无法逃脱。

  “那小厮是孟言令府中的,至于怎么讨要到的,小郡主只要稍稍一想便知道了吧。”

  这个人设您总体把握的可以,戏风持盈也超喜欢。但是人设上有一点欠缺,就是师傅对朝廷管制武林的看法,他是一个比较孤傲的人,(她宁愿囚他一辈子,在心头守住那个永远寒梅般孤傲的影子。)不甘心受朝廷摆布。就像倚天里的灭绝,宁死不降元室。他其实真的不怨郡主,只是对朝廷不满吧。

  人设理解给90分,优秀。然后戏风感觉和女帝挺搭的。没什么大毛病。爱您,么么哒。

  弈棋者,谋胜于棋盘,黑白子纵横楚汉界。然弈权,谋胜于乱世,对错魍魉风云暗潮涌。以天地为盘,万物为棋,谋一子胜算,为一字权者。他本江湖逍遥客,领了魔教众人服,乃是不满朝堂暗,纵陨灭化为尘泥,亦是不肯的归顺于廷,奈何终成局中子。

  本许共白首,奈何红颜断,天涯歌尽赋离殇。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月下饮酒,思故人。醉梦舞剑,忆前尘。他悔,亦愧。妻儿之逝也,是他之错,日夜刻骨若锥心,血色喑哑如恶魇缠身,千锤百褶撞击吾心铮铮,疼亦痛者,夙夜忧叹。

  他不爱这朝堂纷争,亦恶极了那布局之人。敬之为教主,本叹她纯粹,怎知不过镜花水月梦一场终成空。杀她,壹为渡她,说来也可笑,竟不知是渡得了她,还是渡了记忆中的她。贰为教众,归顺于朝堂,本便非他及教中众人之所愿,逆于朝廷,便被冠于恶人当诛名。然,她未负他,却是负他魔教。故,亦因此以杀。

  后出家为僧,壹为忏己错,贰为渡亡灵,叁为思过往。讨得方寸净土,来为前尘俗事终归尘。

http://hipertonia.com/fudu/70.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