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 > 俯冲攻击 >

来自海上的飞贼——比塔兰托更早的一次海空战!(最终篇)

发布时间:2019-07-04 12:0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本系列将探究中国近代海军抵御外侮的历史,从甲午时期开始一共六篇,本作为最后一篇,全文共8267字,配图39幅,阅读需要20分钟。

  前作关于甲午海战的思考,详见假如北洋水师赢了大东沟海战,大清还会灭亡吗?,和海上大乱斗的猜想,北洋水师有没有机会赢得大东沟海战?

  前作关于甲午海战后的中国海军重建,详见迟来的援军——甲午战败后重建的晚清海军舰队(1894-1911) 晚清,重建北洋舰队的努力,最终结局可堪唏嘘,最后的龙旗舰队和民国海军的重建(1909-1937) 大清最后的舰队和民国海军的重建,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靖海卫江,甲午之后的中日再战之战役前作关于江阴海战9月22日的战斗,详见海上来的飞贼——1937年比塔兰托更早的一次海空恶战!(上集) 甲午之后的中日再战,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保卫战(中)

  1937年9月23日凌晨5时,长江下游的中国监视哨报告日舰10余艘军舰正向江阴前进!“平海”号挂起备战旗,长长的汽笛声在江阴江面久久回响着。各舰官兵冲上炮位,期待着最后的厮杀——舰队对决。

  图1. 海军“宁海”舰,拥有6门76毫米日造三年式高射炮,防空火力强度为各舰之首

  然而,新形式的海空战没有给中国海军留下这个机会。日舰队推进到长山附近,距离江阴要塞尚有20公里处,便发现中国舰队已严阵以待,经过一番议论后,日舰队折返上海将战斗主导让给航空兵。7时,“平海”舰下令各舰收炮。

  上午11点30分,两架日本侦察机在江阴要塞附近盘旋良久,半小时后方才离开。可惜的是中国海空军配合度很差,一直无力呼叫空军的支援,让日军得以从容窥测侦察。中国舰队随即下令提前开午饭,准备应对一场恶战。

  下午12时55分,警报声响起,14时5分,紧急警报再起,几分钟后,日第13航空队的12架94舰爆自舰队西面袭来,距离尚远时便在空中盘旋,似在等待战机(实际上该机队只是牵制机队,所以先在远方盘旋待命)。同时,舰队左舷东面又发现敌机14架(日第13航空队的96陆攻),左后方则有一个20架敌机的编队(自“加贺”号起飞的94舰爆和96舰攻各8架,以及96舰战4架)!舰尾方向还有作为要塞火力压制的日第12航空队9架92舰攻和3架95舰战!共有58架日机同时前来围攻中国海军舰队,可见日军已决心通过这仗一劳永逸解决掉中国海军。

  按照前一天晚上设定的方案,日第12航空队的92舰攻首先轰炸江阴要塞以压制防空火力,并引发火灾,剩下的46架日机则采用饱和轰炸来对付中国舰队。长江上空顿时被黑压压的机群笼罩,日机由第13航空队下田久夫少佐担任空中指挥官,分成3、6、9架不等的机群从三个方向分头袭来。

  日机冒着猛烈的炮火,一架接一架地向两艘中国舰队主力舰俯冲投弹,这是日本海航第一次在实战中使用单纵列式的俯冲轰炸法,优点是每一架轰炸机都可以参照前机的弹着点进行修正以提高命中率,缺点同样非常明显,就是投弹时的飞行轨迹固定,很容易被对方预测和击中。

  “平海”号组织起绵密的对空火力猛烈开火,一架日机被高射炮弹直接命中,坠入江中。然而日机仍不顾炮火密集而来以各种方式投弹,未携带炸弹的战斗机也对军舰猛烈扫射,位于“平海”号瞭望台上的航海员林人骥被弹片击中脑部,当场殉职。舰体前段各舱因受水压震荡及弹片损伤,已有多处破裂,船舱逐一浸水。爆炸激起的江水如同暴雨一般劈头而下,四处袭来的弹片在舰身上铿然作响。

  3号战位的见习枪炮官刘馥负责指挥1门高炮和4挺高射机枪,一队94舰爆按照单纵列式队形轮流俯冲而下,1号机率先被高射炮火击中,仓促投下4枚60磅小炸弹后摇晃着爬升,掠过军舰后桅在左舷20公尺外江面爆炸,将3号高射机枪震坏。后续2号机再无勇气完成俯冲,没冲到攻击位置就爬高,将炸弹丢在“平海”舰数十米外的江面上。

  当3号机进入俯冲状态后,3号炮位的高射机枪已经在刘馥的修理下恢复射击。这架轰炸机冲到距军舰约200米处时被3号炮位的机枪火力完全覆盖,一头栽入江面,由于江水的阻力,飞机在江面翻了个跟斗,螺旋桨继续旋转着卷起壮丽的水柱将飞机拽入江底。

  3号机被击落的喜悦让3号炮位的射手兴奋得停止了射击,紧跟3号机的4号机趁机投下4枚近失弹。“平海”舰舰体被巨大的震动波推出江水再重重落下,溅起巨大的水花。这次爆炸中也导致了射手的牺牲,机枪枪架纵轴也被震断,刘馥只能刘馥用左臂将灼人的机枪架在钢板上继续射击,以致左臂皮肉全被烧焦,很久后才“猛地觉得左手被烫痛极,伸开一看掌皮已是几道的烙痕”。他用一桶江水给机枪强行冷却,再用棉纱简单包扎后又加入战斗,此后“徒手替枪架”就成为海军中的佳线毫米防空高射炮

  鬼子也是很厉害的,不怕死。有一队飞机俯冲下来轰炸我们,领队的飞机最危险。我抢在它的俯冲线路之前射击,曳光弹在它的机翼上窜来窜去。但这个日本领队仍然坚持俯冲,丝毫不顾我的射击如何有害。因为他如果不这样做,整队飞机的攻击就不能实行。它冲到很低的时候,我急着紧扣我的击铁,向它不停地狂射。它被我连续击中数发,但他还是坚持俯冲投弹,并且用机枪向我扫射。我瞄准他的时候,清楚的看见一排机枪子弹打在我左近。我也不是孬种,咬牙继续射击。他没有打中我,反而被我打中了。受伤的敌机几乎拉不起来,差点就冲入江里。但这个勇敢的敌人还是摇动双翼飞了起来,挣扎着返航!

  严峻的现实终于使陈季良司令醒悟到只有实施机动才能更好地避免空袭,14时40分,他命令各舰起锚,并领航向上游水道驶去。日军随即以两个编队30余架96舰攻追击“平海”舰,轮番扫射、投弹。因为当时已天色阴沉,硝烟弥漫,日机遂对“平海”及跟进的“逸仙”舰改用9机密集编队水平投弹。

  日军向导机估算出两舰的航向和航速后发出信号,两个9机编队紧随而来,在两舰上空来回投下两批250磅炸弹,一弹直接命中“平海”号,两舰的四周也激起密集的水柱。此时“平海”舰新补充的100枚开花弹已将近用尽,各高炮把穿甲弹乃至照明弹都用上了,导致防空火力锐减,但这轮弹幕至少又击落了一架日机。

  但“平海”舰右舷舰身已遭重创,舰首的3英寸高射炮弹舱开始进水,在水平轰炸结束后,水线下各舱也纷纷进水。日机退去后,“平海”已倾斜至20余度,陈季良中将只能移旗“逸仙”舰继续战斗,而炮弹打光的“平海”舰则驶近江边,努力堵漏。23日午夜,乘“中山”舰前来督战的陈绍宽检查该舰后下令撤离不必要人员。

  9月25日清晨,“加贺”号又派出94舰爆、96舰攻机各8架在96舰战4架的掩护下集中攻击“平海”舰。此时“平海”军舰高炮弹药用尽,军舰的下沉已经无法控制,代理指挥的叶可钰副舰长下令军舰驶往江北靖江县的十二圩浅滩搁浅,并拆卸火炮与重要零件撤离。

  这艘中国自制的主力舰在搁浅之后继续向左倾斜到45度,缓缓滑入长江,前主炮尚露于水面上。战斗中,官兵共阵亡军需官叶宗亮,中士张朗惠,下士谢道章,水兵王允吉、黄忆顺等11人,负伤20多人。

  “宁海”号也遭到日机来自四面八方的同时攻击,大量炸弹落在军舰四周,舰上水兵死伤惨重,尤其是高射炮兵,死伤过半。枪炮副军士长陈耕炳在指挥发炮时不幸阵亡,同时牺牲的官兵还有上士陈金魁、下士任积兴,一等兵梁意和、郑迪柏、韩亨端;二等兵董小文、沈长雨、何礼育、张再裕;三等兵郑守钰、陈芝生、江元桂和刘志成。舰长陈宏泰急令高射炮专打空中敌机,高射机枪改为平射,对付俯冲低飞的飞机。两架日机被炮火击坠在江心,但大量密集的近失弹使得“宁海”舰薄弱的舰体遍体鳞伤,最大的破洞达十余寸之多。

  在接到可以起锚的命令后,“宁海”号的起锚机却已被破坏无法启航,眼看着“平海”与“逸仙”两舰越驶越远,“宁海”号成了日机的固定靶标。下午3时30分,“宁海”舰进水已经甚多,舰体向右倾斜,如再在此处挨炸,军舰沉没就只在转瞬之间了。舰长陈宏泰命令:“斩断锚链向上游转移!”轮机兵江铿惠下士在横飞的弹片中,操起一把消防斧冲上舰首砍断了锚链销,随即主机启动,“宁海”舰在硝烟中蹒跚向上游驶去。

  因进水过多,“宁海”号舰艏已经下沉,十余架日机死追不舍,冒着高射炮火跟踪投弹。起航后20分钟,一颗炸弹命中了“宁海”号主三足桅的右后方,其中一足当即被炸断。水柜、下望台、烟囱与海图室一角都被破坏,左舷悬挂的舢板四艘以及高射炮被炸飞,右舷的鱼雷管也遭损坏。据黄以燕轮机长报告说,军舰的炉舱、前后风机以及后机舱均遭严重损坏并浸水。

  又一颗炸弹在舰桥指挥室左门口爆发,横飞的弹片击中了在此指挥的陈宏泰舰长,他的左腿大血管被切断,鲜血流满了指挥台,在副舰长甘礼经的苦劝下方才同意去救护室接受治疗。宁海号军需官陈惠回忆:“宁海号前段高炮由我指挥。激战中,宁海号先后被60公斤炸弹2枚炸中。我奔上驾驶室向舰长报告损毁情况,发现驾驶员林人骥已经倒在血泊中,脑浆溅满了驾驶舱。陈宏泰舰长自己身负重伤,但仍然镇定自若的指挥。战斗进行了一个多小时,装弹兵 汇报:开花弹(防空用弹)已经所剩无几,怎么办?为了不让敌机畅所欲为,我下令‘以穿甲弹继续还击’。趁着我防空炮火减弱的机会,敌机又炸中舰桥。我觉得一阵热浪冲过来,顿时失去知觉。苏醒时敌机已经飞走,战斗停止,宁海号搁浅在江边,官兵纷纷游水登岸!”

  随着日机的不断投弹扫射,“宁海”号上的高射机枪全部被毁,机库也发生火灾,更为严重的是舵已失灵。甘副舰长见形势紧迫,只得于16时30分命令军舰驶入江北靖江县的八圩港,并在浅滩搁浅。搁浅时“宁海”号舰尾进水,舰身右倾20度,舰首和前半部舰身露出江面。

  空袭过后,“威宁”号炮艇靠上“宁海”号左舷,接走各轻重伤员赴南京治疗。黄昏后,舰上的高射炮、测距仪等装备皆被卸下,剩余水兵们依依不舍地离开岗位。据“宁海”舰的统计,日机累计投弹约150余发,直接命中两弹,“宁海”舰消耗高射炮弹700余发,高射机枪弹1.5万余发,击落敌机4架,自身伤亡高达62名之多(其中阵亡19名)。

  23日的大战后,旗舰改由吨位稍小的“逸仙”舰担任。9月25日,该舰正泊于江阴与上游的目鱼沙之间。日军第12航空队6架92舰攻及3架95式舰战突然而至,对这艘新旗舰实施猛烈轰炸,不久另一架94舰爆也加入了攻击行列。“逸仙”舰高射炮弹在22、23两日的反空袭中已消耗殆尽,只剩99发开花弹,“逸仙”舰两舷相继落下炸弹20余枚。

  危急时刻,“逸仙”号以前方150毫米主炮猛烈发射日本专门开发的“三式弹”,仿佛有如神助“

  由于日军掌握了制空权,海军也始终无法得到空军的支援,只能依靠区区9门高射炮和数十挺高射机枪对抗日机的轰炸。“平海”和“宁海”沉没后,剩余军舰仅剩下高射机枪可用,面对日记机的饱和轰炸生存几率很低,为了避免无谓的牺牲,在海军部长陈绍宽的命令下,清末购入并一直以来作为中国海军主力舰只的四艘“海”字号旧式巡洋舰舰也奉命自沉,走完了他们坎坷的一生。

  在江阴的海空激战中,中国陆海军携手,先后击落日机9架、击伤多架,多达11艘舰艇被炸毁沉没,12艘军舰自沉,几乎打光了两大主力舰队。失去舰队的陈绍宽成了光杆司令,到抗战胜利时,中国海军的全部家当仅剩位于重庆港的几艘浅水炮艇,总吨位不足2000吨,为海军自清末建军以来最低水平。当我们重温抗日战争历史时,不应忘记民国海军“

  而对加贺号以及整个日本海航来说,发生在长江上的这场小型海空战斗战果丰硕。日方不仅以不到10架飞机的微小损失取得了摧毁整个中国海军的战果,而且对演练多年的舰载机攻舰战术做了一次系统的“大考”。

  从9月22日到25日,日军累计发动6次对舰攻击,累计命中直击弹11发、近失弹22发(均为日方统计数字),其中俯冲轰炸机命中率26%,2500-3000米的水平轰炸命中率为15.5%,证实了俯冲轰炸较之于高空水平轰炸威力更大的结论。所有日机平均命中率为18.5%,为平时训练中的一半,凸显了突破高射炮火力屏障的重要性。

  第2联合航空战队在江阴作战后提交的报告称,当攻击有强力防空炮台掩护的军舰时,应首先以部分兵力压制对空炮火,随后进行俯冲轰炸,效果可有显著提升。至于本次作战中使用的陆用60公斤炸弹,其穿甲威力与破片杀伤效果均太小,而250公斤炸弹对轻小舰艇的毁伤效果则十分显著。日本海军据此在同年开发出了九八式250公斤陆用炸弹,1938年又研制成功穿甲能力达50毫米的九九式250公斤常规炸弹。

  时任第2联合航空队参谋的源田实随后完成了其以舰载机偷袭珍珠港的作战设想,并机缘巧合的将该方案送达山本五十六的手中!以航空兵偷袭轰炸珍珠港内舰队的思路,或许正是形成和完善于江阴海空战!

  时任第12航空队舰爆队分队长的江草隆繁后来先后任龙骧号和苍龙号舰爆队队长,偷袭珍珠港时江草隆繁率领第2攻击波第2俯冲轰炸机组,击沉了战列舰内华达号和宾夕法尼亚号。江草最高光的时期是在1942年4月的印度洋上,他率领的俯冲轰炸机队连续击沉了英国远东舰队的“竞技神”号航空母舰、“多塞特郡”号、“康沃尔”号重巡洋舰和数艘其他军舰,创造了高达82%的俯冲轰炸命中率,将远东舰队驱赶到赤道以南的阿杜环礁和非洲的马达加斯加,江草本人也被日本人吹嘘成“舰爆之神”。直至1944年6月15日,他才在马里亚纳海战中被美军高射炮火击毙。

  时任第13航空队舰爆队分队长的高桥赫一也被调入舰载机部队,任新组建的第五航空战队翔鹤号舰载机联队长,驾驶九九式舰载俯冲轰炸机参加了偷袭珍珠港和珊瑚海海战。此人最出名的反而是在珍珠港第1攻击波时负责指挥俯冲轰炸机队,却领会错了总指挥渊田美津雄的两发信号弹的意思,直接率队先去轰炸了机场,差点坏了鱼雷轰炸机队的好事。1942年5月8日在珊瑚海海战中,高桥赫一指挥的攻击机群击沉了美军“列克星敦”号航空母舰,随后其本人也被美军战斗机击毙。

  单纯从军事的角度来说,江阴海空战是对初生的海军航空兵战斗力的一次实战证明。虽然日军没有在狭窄的江面施放航空鱼雷,但是仅靠水平和俯冲轰炸就击沉和逼沉了中国舰队的几乎全部主力舰只,打破了中国海军意图凭借要塞岸炮支援阻击日军的计划

  战后清政府追加采购的五条“海”字号巡洋舰实际上还只是防护巡洋舰的改进型,无论航速、火炮和吨位都与日舰“吉野”号相近。但同期的日本海军已从英国购入12533吨级的前无畏舰“富士”级两艘,战斗力迅速成为亚洲一霸。1910年,也就是清政府追加采购英造“肇和”级巡洋舰(2600吨)的同一年,日本完成了第一艘国产前无畏舰“萨摩”号(19372吨)。一战前夕,日本建成第一艘无畏舰“河内”号(21157吨),同时,日本又斥巨资购入英国造“金刚”级超无畏舰(26330吨)。1922年,第一艘专用航空母舰“凤翔”号也在日本完工服役。

  在1937年江阴-靖江海空战爆发时,日本海军的军舰已经领先中国海军整整三代(铁甲舰-前无畏舰-无畏舰-航空母舰)!在这种实力悬殊的情况下,继续发展大型海上舰只的确已非明智之选(采购宁海舰之前老蒋就表示过对大舰生存能力的质疑,省下这些钱多买飞机是否会更好?)

  除了海战兵器上的代差,日本海军在战术应用上也非常大胆。在全世界首先使用舰载机在实战中炸沉水面舰艇(之前已有飞机炸沉靶船的实验)。在江阴要塞观战的各国军事观察员不由得如此感叹:“

  江阴海空战同样对各国海军的建设之路有着强大的影响力,日军加紧完工了苍龙级两舰,并开工建造瑞鹤级两舰,进一步加强了其海军航空兵力量,并将海航的作用从提供侦察和骚扰提升为削弱敌方主力舰队。1940年11月英国舰载机奇袭意大利塔兰托港,1941年12月日本舰载机偷袭珍珠港和几乎时同时发生的日本海航陆基攻击机击沉英国“威尔士亲王”和“反击”号战列舰,都不能不说都或多或少带有江阴海空战的影子。

  而中国军民为构筑“江阴封锁线艘),共计64000吨;并填巨石3000多立方,碎石65000多担,沿江军民均作出了重大牺牲。1938年初,已经占领长江下游的日军一方面打捞有修复价值的大舰“宁海”、“平海”、“逸仙”等舰,一方面也组织了1000多人简单疏通过江阴航道。解放后从1953年起,上海救捞局开始清除“江阴封锁线艘,基本清除了江阴水道障碍,保障了万吨轮安全进出长江。

  1949年4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海军领导机构在江苏省泰兴市白马庙乡成立,这是人民军队第一支专门的海军机构,当天也被确定为新中国海军的诞生日。巧合的是,白马庙乡就在靖江县隔壁,距离民国海军覆灭的江阴江面仅有不到50公里。

  靖海卫江”、“平海定远”!附录:江阴之战中的中国海军序列(未必完整,尚待考证)

http://hipertonia.com/fuchonggongji/16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